社会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交流合作 > 社会服务

转自中国社会报:专家支招疫情防控群众有怨言怎么办? 共建共治才能共享

发表人: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时间2020-03-20 10:11:22 点击:

 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省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社区作为防控的最前线,肩负的任务十分繁重,强调坚持不懈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关键靠社区。对群众的有些情绪宣泄,要理解、宽容、包容。怎样更广泛更深入地调动社区居民参与,推动各地社区共建、共治、共享?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与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长期关注社区建设的专家——唐鸣(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郭圣莉(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建国(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韩瑞波(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讲师)表达了各自的看法。


宣泄是一种压力的释放,有的也是关于解决问题的呼吁

唐鸣: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关键防线。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城乡社区普遍采取了一些严格管控措施,在客观上给居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不便和影响,一些居民对此提出了一些怨言甚至批评,如何看待和处理?

王建国: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等地,因为长时间的封闭管理带来生活上的诸多不便,一些居民恐惧和焦虑情绪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极有可能因为某种触碰而爆发出来。据报道,有些居民已经对社区工作者提出了一些怨言甚至是批评。

韩瑞波:这其中既有问题的反映,也有意见的表达、情绪的宣泄、压力的释放。对此,可以理解,也要理解。


突发疫情导致的问题千头万绪,社区任务严重超负荷

唐鸣: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面对如此巨大的、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事件,党和政府、社会各界都已动员起来全力抗“疫”,面对千头万绪的防控任务和社区居民的各种生活需求,甚至是已经超负荷运转。要保证所有方面、所有环节没有任何疏漏几乎不可能。

韩瑞波:一方面,疫情期间基层政府和社区的工作任务繁重、人员极度短缺、精力十分有限,无法各个环节都亲力亲为,或实施有效监督,工作中偶尔也可能出现“形式主义”的问题。另一方面,社区居民合理的与不合理的诉求相互掺杂,有限的社区工作力量确实无法做到一一回应和有效满足。

王建国:要广泛发动和依靠群众,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面对如此巨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事件,政府、社区和物业仅依靠原有的组织动员体系肯定不够,必须广泛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提升了社区能力

唐鸣:此次疫情防控中,各地党委、政府不断出台措施,动员全社会力量,及时回应居民的需求,有效解决相关问题。这充分体现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体现出中华民族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

与此同时,也需要我们在疫情防控中认真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探索机制,保证既能有效动员社会力量,又能整合协调和科学配置社会力量。


社会力量整合还需要更加科学,需要调动更多的居民参与

王建国:在一些地方,也存在动员不力的问题,导致只有基层政府、社区干部和物业等有限的人员参与疫情防控,工作不到位。有的地方虽然把全社会都动员起来了,但社会力量整合协调工作不到位,力量配置不科学,存在盲目参与、各自为战、力量浪费等问题。

韩瑞波:还有的地方存在基层政府和社区沟通衔接不到位,社区各方力量之间彼此分割,造成信息碎片化、决策片面化、指挥零散化。

郭圣莉: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自治能力和自我服务能力不强,面对危机过度依赖政府。社区工作者要践行好党的群众路线,深入一线了解居民生活真实情况,关注惠民政策落实,找准社区服务短板并及时改进。

王建国:各级党委、政府一定要为社区减负,让他们从各种报表和检查中解脱出来,将主要精力用于为民服务。

韩瑞波:社区也要通过整合治理资源,提升服务效能,尽可能把社区志愿组织、社会组织等各方力量吸纳到社区治理中,为社区服务贡献力量。


越是复杂的问题,越需要居民参与,越需要吸收居民的智慧

唐鸣:要积极探索基层党组织领导下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实现机制,切实使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落地生根,增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能力,从而有效释放社会活力,真正发挥居民的主体作用。一方面要拓展民意表达渠道,让居民直接、高效、充分地提出诉求意见。另一方面要积极坦诚地回应居民诉求,不掩饰矛盾,不回避问题。

韩瑞波:要推进社区协商的制度化,鼓励居民通过成立民生监督委员会或监督小组等方式,监督相关惠民政策的有效执行。

王建国:针对物业服务管理问题,社区和业主组织要拓宽与物业服务企业的沟通和协商渠道,加大对物业服务的监督力度,切实维护居民的各项权益。

郭圣莉:社区居民也要切实树立主人翁意识,对社区工作者的付出多一些尊重、理解和支持。